► 最近的兴趣是看跑团视频XD
► 逆裁 | 专用地 :专门存放《逆转裁判》的同人,只对产出有兴趣的关注分站就好啦~

疯人之口,电影和跑团和脑洞

注意:含各种剧透!
电影和跑团的剧透,我写的应该不算特别明显,脑洞更是ooc到天上去,只扫到一眼应该没事,但有还是有的。
谨慎观看!


看了《疯人之口》的电影,确实解释了不少细节的东西,比如说骑车的老头是干啥用的(那句对白很有用,不过如果放在跑团里可能太过直白),角色的动机都交代的很合理,都能圆上。以及标题和剧中同名书名的意思,看跑团的时候认识不到疯人是指什么(我体感大家都没疯啊,很正常啊),看电影知道了,疯人之口就是主角之口,吧?(既然主角都变这本书了⋯⋯)
以及非常重要的——我的思维果然和男主特相似啊!
我也是在给一切合理化。
合理化有什么不对!如果要我相信我不存在,我宁愿相信自己疯了。你又怎么能证明不是我疯了而是我根本不存在?
最后的大笑非常得我心,如果是我我也要大笑!

确实充满了克味,就是特效做的有点不行,我几乎没有被吓到。可能是年代关系吧,当年可能十分酷炫?
我被吓到最多的果然还是突然出现的恐怖音效。果然恐怖片音效王道!


看完电影思考的一个问题是,这个世界的人,比如主角,是虚构的角色吗?还是真人呢?我倾向于不是虚构的。
从boss的角度看,如果他的目的就是扩散恐怖、得到人们的信仰、以此获得力量(邪教都是这样的,电影里也有“信仰我书的人躲过信仰圣经的人”之话语,虽然我很怀疑你这个数据好吧),那么即说明这些人是独立于boss的存在。至少这些大众不是虚构的。
那么主角呢?如果主角就是虚构的,让一个你自己虚构的角色崩坏有意义吗?对作者来说,写死(或者写疯)一个角色能产生什么额外能量吗?必然不能。而让一个真实的人崩坏、发狂,夺取他的恐惧和信仰,才能获得能量。
整理一下主角遇到的“恐怖事件”,都有一个“惊醒”的明确分界线,那么我甚至可以说都是梦中发生的也没问题,离“现实”还是有比较大的距离的。说是精神攻击都更合理些。
所以我是认为主角就是san值归零,疯了。
boss也存在着“矛盾”,在让主角把文稿带出去并且给他打开通道之后,为何说“快走,我不能阻止他更久了”呢⋯⋯如果让书稿出版扩散恐怖就是“他”的意志,为何还需要boss来“阻止”呢?只能说明其实boss的意志并不等同于邪神的意志,那么boss也大概不是由邪神虚构的、或者是邪神本身。大概是被邪神控制了吧,大概。

看,我把它们合理化了,就一点不觉得恐惧了。
我甚至觉得,如果能接受自己疯了——人是会疯的,这很合理——也就不恐怖了。
所以我也要狂笑,是理解了自己疯了的事实的笑啊。


我之前也写过,对于不信教的人(我)来说,克苏鲁有时候有点没“那么恐怖”。就算疯了又怎样呢,全世界都疯了,那也许我是正常的呢?不是很懂那种信仰崩塌的感觉。
正好我顺道又看了另一个恐怖片《招魂》(the conjuring),对于这种由牧师来驱魔(还需要去梵蒂冈申请许可)的方式,我⋯⋯怎么说呢,你都能驱魔了,有“官方”解决方案了,还恐怖个p啊。
信仰这个东西吧,如果你信上帝,那也必然相信存在魔鬼,因为圣经里就写着呢;所以魔鬼才被这些人所认知,成为实际存在的东西,影响着人心。这还挺有戏剧性的呢。
像我这种不信上帝的,自然也不信所谓的魔鬼啦。(不过我相信还是有科学不能解释的东西存在的~)


*我今天经历了一件比这电影恐怖一万倍的事!(以至于我感觉电影更不恐怖了)
我在剥毛豆,不要问为什么是毛豆,总之是在剥毛豆。
我突然在剥好的毛豆里发现一只巨肥的虫子在爬出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就是从毛豆瓣里⋯⋯我不知道我剥的时候有没有碰过它!我的san很不好!
但是我必须把它拿出来,我还要检查一下剥好的里面有没有其他虫,然后我要继续剥,我还得注意看接下来的有没有虫,而且不剥开你根本不知道有没有虫!啊啊啊啊啊~!
这种你明知会有恐怖的事情发生但是还是必须去做,不是比思考什么“自己是不是虚构的”恐怖多了。
不过后来又看了几次虫之后,我渐渐麻木了。
我想虫看见我可能比我看见它更觉恐怖吧,对虫来说我可能是邪神呢?我感觉好些了。



《疯人之口》的跑团魔改了很多,最主要是boss的动机非常不同。
对于这种情况,我自然有自我流的特殊解法!(?)

首先我的前提是,大家(包括k和其他npc)都是真实的人。如果是打破次元壁的设定那也太没趣啦(没错我完全不喜欢meta game~!)

那么具体要考虑合理的有:
既然k是神了,可以随意制造想要的场景,那把主角移到一个空房间,一张桌上面放着文稿,封面写上“拿着稿子滚”,不是就完事了?为什么要拿恐怖事件吓他们,如果他们被吓傻了(疯了)不是完不成任务了灭?还是说反正是写出来的 ,爱怎么写怎么写,疯了也照样送原稿。(你这么折腾,你怎么不干脆脑控一个快递员帮你送呢?何苦呢?)
k是要救世界的。具体怎么救?
又为何留下空岛⋯⋯空岛有什么用?(不要和我说没用,我就是要合理化它!存在即是有用!)


满足以上所有情况的我的脑洞:

在某一天,还没有红的纪江发现自己脑中充满了恐怖的场景,之后身边发生了和脑中一样的事!作者的本能让他把这些亲身经历写了出来(*绝妙文笔来自此处(不)),意外的发现身边的异常消失了,恢复了平静。
他投稿了这本小说,爆红。
然后又一次,纪江产生了更为恐怖的幻觉,他又写了下来,异常又消失了。
纪江渐渐明白了,他认为的真实即为真实,他认为的虚假即为虚假。
他能制造出脑中的恐怖,这些恐怖从某些地方而来,自己确实成为了“什么东西”的化身;但是他还保留着身为“人”的自觉,他得以保存自己人类的身份,而没有变成“那个东西”。
当他认为这些恐怖只是小说的情节,这些就会变成“虚构”,从“现实”里消失,成为另一个时空,即梅壶。
“不是我想写,是我必须写。”
纪江以此来维持这个世界“原来”的样子。

发表小说也是必要的,大卖也是必要的。
那个东西对纪江的侵蚀越来越严重,梅壶也越来越扩张,纪江自己的信念不足够固定住一切“虚构”,需要利用大众的潜意识来固定住“小说家k”和这个“超热卖的恐怖小说”。炒作也是必要的,并且还得告诉大众这是炒作,所以第三方记者是必须要带的~
到了这一本,纪江明白到他必须“自己过去”,他把自己也写进书里了。
于是,纪江失踪了。

当然文字是有力量的,一些敏感的人阅读后被侵蚀,发疯了。这确实滋养了那个东西,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我很遗憾。但一切都是必要的。”
所以,空岛啊,继续求证吧,来证伪吧,你的怀疑就是我留下你的理由。
我是不可能开门的,因此你绝得不到答案,你会一直怀疑,那样就没问题了;如果你得到了答案,那就是门打开之时,那也并无区别了。
当然纪江是不会说出来的。
他会把一些人写进故事,若他们不信,便可带着书稿离开,带着不信的信仰离开;如果相信了,便只能永远留下,从此世界上就不存在这个人了。(*可持续发展,给kp下次带其他团找理由~(不需要操这个心!))


*在这个脑洞里,梅壶是确实存在过的小镇啦,也是纪江一直生活的地方。也许这个小镇里的教堂地下埋了什么东西(邪神),某次地震之类的意外的被解除了封印,什么的。然后纪江被影响到了,开始了一切。
灵感很高的恐怖小说作家纪江,是天生祭品灭?XD
而梅壶之里永远循环上演着小说里的这些恐怖。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是设定啊(。)

*在这个脑洞里,死忠狂热书粉来寻梅壶之里大约是找不到的,k不会让他们进来。反而是不相信的人会有机会,比如朱音小姐。然而不幸朱音小姐后来相信了,于是只能留下来,放出去只能传播恐惧。来梅壶的人,越是相信虚假,越是安全。

*若再反向思考,想让大众认为这是假的,来个以真乱假“梅壶之里一日游”如何?编辑部组织、vip粉丝限定抽选参加资格,然后再安排一些幕后爆料,做成揭秘特辑,观众感叹“做的好逼真,太像了!”不正代表潜意识里这是假的吗?这是不是挺好的!再弄弄电影化真人化什么的,也完全没问题啊~没有人会把电影当真的哇~(我回头看了看原作电影⋯⋯咳。)


——我的脑洞到此,已经变成和视频里完全不同的东西啦!

ooc到天边啦!!!哈哈哈哈哈~~~

虽然我自己还挺满意的。我又合理化了一个案子(不是案子),很开心啊XDDDDD
在我这里是一切都是真的发生了,纪江让这些变成了假的,可以说和原作电影完全相反。不愧是唯物主义的我。给自己点赞!(?)


啊对了对了,之前闹了个笑话,我没发现kp的id在视频里就有写,我真是个瞎子!这里隔空给kp道歉~(不管能不能被看到吧⋯⋯)


----

隔开一天的补充:

电影boss(or邪神)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传播恐怖,那主角经历肯定是越恐怖越好,怎么害怕怎么来。
我不仅要让你经历一切,还要让你亲手(带着手稿)去毁灭自己的世界,而且永远不搞死你,给你不能结束的无限重播。很棒!
那也许所有读到这本书的人都经历了这些,又或者根据每个人害怕的东西不同,每个人读到的都是不同的恐怖小说。(那邪神很敬业啊~!)
若是体验不同,那“书”本身都不是必须的了。外面世界也不一定就真的混乱咯,只有主角一人体验的是电影情节也不一定啊。(一个假设,不是说一定是)
如果这样理解的话,那我对电影的评分会上升哎!书本身的点子我不是特感冒,但是如果从来就没有什么书,给你看的都是假的,这个角度的话,我就很喜欢了!

但纪江不是,他目的不是传播恐怖,反而是控制邪神这一边。那为啥要写恐怖小说啊,不合理啊?我只好推论他就是必须要写,于是就变成这片文章的脑洞这样了。咳。
但是再转过来想,如果那些只是写给pc(和观众)看的,只是虚构的目的而已,那纪江的真实目的是什么呢?不知道啊。
而且最后还被空岛攻略了,哎哟这个发展⋯⋯k你难道真在写恋爱小说?!惊了!

这么一转念,纪江和k的定位在我这里又反了一反。
之前我认为k是指代恐怖小说的作者,而纪江是更真实的一个代号;现在我想也许纪江是给pc(观众)看的角色,k才是再上一层真实的代号?
k也许根本不是什么作者呢,也或许根本没有这本书,这就很有趣了。
所以我现在正在努力想,想能不能把k的目的搞成毁灭世界,让他变成一个拉风的大boss。
怎么让这个欢声笑语(不)的观光团变成毁灭世界的钥匙呢⋯⋯
哎哟,脑仁疼——我喜欢脑仁疼!!!


评论(2)
热度(16)
© 小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