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近的兴趣是看跑团视频XD
► 逆裁 | 专用地 :专门存放《逆转裁判》的同人,只对产出有兴趣的关注分站就好啦~

《纳尼亚》摘抄

它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的书啦!现在也喜欢。
当年的翻译版本叫做《纳尼亚王国奇遇记》,特别有时代感XD
书我还好好的存着呢,就在我身后的书架上。

记得当年我看完书不久,正好迪斯尼的《狮子王》上映,我差点以为!(哎呀是否暴露了年龄XD )当然实际看过就不会弄错的啦。
以及这之后还有一个有名的阿斯兰,我当时也是哈哈哈哈~


这一段关于神:

他说道:这是错误的。并不是由于他和我是二位一体,而是因为我们是截然相反的,我把你对他所作的奉献和效劳拿过来,因为我和他性质根本不同:凡是卑鄙无耻的效劳,一个也没法儿奉献给我;凡是能奉献给塔什的效劳,没有一个不是卑鄙无耻的。因此,如果有什么人以塔什的名义起誓,为起誓而信守誓言,他其实是对我起誓,尽管他自己不知道,而酬劳他的,也是我。如果有什么人,以我的名义,做了一件残酷的事情,那末,尽管他嘴上讲的是阿斯兰,其实他效劳的是塔什,正是塔什接受了他的奉献。孩子,你明白了吗?我说,狮王啊,你知道我明白了多少。但我也说(因为真理迫使我说出来),我以往的日子里一直在寻找塔什。光荣的狮王答道:亲爱的,除非你的愿望是要找我,你是不会寻找的那么真心实意、那么长久的。因为所有的人都能找到他们真心寻找的东西。

小时候都是社会主义的好少年,根本接触不到什么神的,所以这个就是我对有神论的最初印象了。
就是你想信什么就信什么,好方便啊~ 而且果然好的神并不会因为你不信他或者信其他的就怪罪你,只要你自己是好的。也太方便了吧。
这也解决了我很多疑问,比如说语言不通/翻译错了/理解的并不是“正确”教义等情况下你的信仰还能传达到么,以及如何漂亮的挖墙脚(不???)


还有这一段:

(前情:)
“瞧你们不从我这个真正的世界里偷学些什么,你们又怎么想象得出呢,我这个世界才是唯一的世界。来吧,你们大伙儿。把这套孩子气的把戏收起来。在真正的世界里,我有活儿给你们大家干。没有什么纳尼亚,没有上面的世界,没有天空,没有太阳,没有阿斯兰。现在大家都上床去吧。让我们明天过得更董事吧。但首先还是上床、睡觉,睡得熟熟的,软软的枕头,好好睡一觉,不做荒唐的梦。”

“再说一句,夫人,”它说着从火炉边走回来,因为脚痛,走路一瘸一拐。“再说一句。你刚才说的一切都很对,这我不奇怪。但我这家伙一向喜欢知道最坏的情况,然后尽量往好处想。因为我不否认你说的一切。但即使如此,也还得再说上一句。假定我们只是梦见,或者说捏造出了那一切——树木啊,草地啊,太阳啊,月亮啊,星星啊,还有阿斯兰本身。假定这都是我们梦见的。那么我能说的一切就是,既然那样,那捏造出来的东西似乎比真正的东西重要得多。假定你这个王国的黑洞就是唯一世界的话。咳,那我可觉得是一个挺可怜的世界。想起这点来倒也有趣。要是你说得对,我们只是些小娃娃,凑起来玩游戏。但是四个小娃娃玩的游戏能成为一个游戏世界,把你那真正的世界打的落花流水。那就是我终于游戏世界的原因。即使没有阿斯兰来领导这个世界,我也站在阿斯兰一边。即使没有纳尼亚这个敌方,我也要尽量像一个纳尼亚人那样生活。所以,感谢你好意招待我们吃晚饭,要是这两位先生和小姐准备好了,我们立刻就离开你的王宫,在黑暗中出发,去为寻找上面的世界奉献一生。我想,这并不是说我们的一生会过得很长,但要是这个世界就像你说的这样沉闷,那么这也不是什么大损失。”

小时候只觉得反驳的好!解气!现在它给了我很多勇气。

如果我选择的是一条虚幻的道路,一条会被人嘲笑的道路,我还能坚持吗?我还能为此而奋斗吗?我可以。


以及最开始:

致露西·巴菲尔德

亲爱的露西:
我为你写了这个故事,可是我着手写的时候并没有认识到女孩子长得快,书写得慢。因此你年龄已经大得不要看童话了,等到这本书印刷装订好,你将更大了。不过,总有一天你会老得重新开始看童话。那时你可以从顶层书架上取下书来,掸去灰尘,巴你的看法告诉我。那时我恐怕耳朵聋得听不见,而且老得一句话都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可是我仍将是

你慈爱的教父
克·斯·刘易斯

我永远喜欢《纳尼亚》55555


现在想想,是不是因为是女孩子,代入感也会更多一点呢?
男孩看纳尼亚是不是会觉得不太过瘾刺激(毕竟以上面这个来看,主角就是露西了吧。)


然而纳尼亚电影被拍成那样了。你要做商业片就好好做啊,可恶。

永远也拍不到我喜欢的部分了。我恨。


评论(2)
热度(4)
© 小草 | Powered by LOFTER